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休闲 >> 户外
字号:    [打印]

无高不成山(上)

 ——三天重装穿越四姑娘山毕棚沟

作者:□焦朝晖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7年08月08日

  编者按:无高不成山,无水不成沟,江南盛夏际,高原春意暖。六月底,*赌博网,澳门赌博网站五名驴友离开梅雨中的江南,奔赴川西四姑娘山、红星岩,重装穿越长坪沟至毕棚沟和七藏沟,并取得成功。

  这是两条经典的户外线路,尤其是长坪沟至毕棚沟线路,是中国十大经典徒步路线之一,近几年来,*赌博网,澳门赌博网站甚少有驴友成功穿越。从本期起,《驴行天下》栏目将邀请这五名驴友之中的焦朝晖,分享他们在穿越这两条路线时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以飨读者。

  四姑娘山属青藏高原邛崃山脉,由大姑娘山、二姑娘山、三姑娘山和幺妹峰四座绵延不断的山峰组成。四座山峰长年冰雪覆盖,风景秀丽,也被誉为“中国的阿尔卑斯山”。

  四姑娘山中,幺妹峰海拔6250米,身材最为苗条,素有“蜀山之后”之称。几年前,稻城亚丁返回蓉城途中,已经专程赴海螺沟,见识过“蜀山之王”贡嘎山的雄风,这次去日隆镇,进入四姑娘山腹地,见见蜀后的英姿,想想就让人期盼,让人兴奋。然而,期盼归期盼,兴奋归兴奋,从长坪沟穿越至毕棚沟,要翻过海拔4660多米的雪山垭口,高反的阴影始终笼罩心头。

  D1初见幺妹峰

  路线:日隆镇(海拔3200米)—长坪沟—喇嘛寺—木骡子营地(海拔3760米)

  日隆镇已经更名为四姑娘山镇,四姑娘山传统的景区路线大多在此,由双桥沟、长坪沟、海子沟及四姑娘山“三沟一山”组成。因景区规定穿越必须带向导,我们难得地按照要求聘请了袁大哥带路,袁大哥,日隆镇人,前些年临海驴友登四姑娘山导游之一,因虫草生意而发家。

  进入景区后,山间久雨方晴,溪水清澈湍急,瀑流众多,古树繁茂。沿路的幽静和原始会让人想起“水清石出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的意境。古树上挂满了只有在深山才可见的松萝,并且之后我们这些天的行程中也均能见到大量松萝,可见整个山区空气质量之优。

  大本营在雪山下一片不大的草坪,搭着几间木屋。我们到达后,以石为枕,以阳光为被,午睡了一会,随后才开始了真正的穿越。泥路、草地、水岸、临时桥依次走过,沿路常见湍流、杉林、沙棘林。另外,地下水源充沛,水草地大量增多,鞋子开始湿了,而且走着走着,我有了高反的感觉,心跳加速、小腿酸累,还好,头不疼,呼吸不急促。

  周围四周多高山。大姑娘山、二姑娘山、三姑娘山,从景区的入口开始就现身了,而幺妹峰,在我们离开大本营穿越了一段路之后才出现,山顶正好拉出了一片旗云。

  旗云,这是只属于雪山的标志性美景。它出现时,云沿着山顶飘向一边,仿佛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因而得名。想了这么久的“蜀山之后”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美得好似有点不真实。

  见到幺妹峰后,我们第一天终点木骡子营地到了。眼前是一片多么优美的高山草甸,四周雪山环绕,一条清溪在草地间弯曲回转,牦牛、马匹信步水上草间。拍了幺妹峰下的集体照后,袁大哥与几个老乡喝酒吹牛;老张精力过剩、左右闲逛;如梦进入帐篷先补个梦,行者趴在草地上与牦牛对眼神,我们的帐篷点缀在草丛间。

  黄昏时分,雨忽至忽退,雨后空气更加清新,更加清凉。雨去云升,我们也成了景色中的一部分。

  D2坚持、坚持、再坚持

  路线:木骡子营地—叉子沟(海拔3900米)—平台(海拔4500米)

  一夜深眠,吃了早餐后,我满血复活。此时,幺妹峰拉上她的面纱,已在虚无缥缈间了。我们整顿后,继续按照计划路线前行。随着海拔渐高,我感觉自己还是有些小高反,只能一路吃着大白兔奶糖、巧克力、能量胶、盐丸,多喝水,尽可能地以能量、糖分、热水压制高反。

  到达叉子沟时,才中午稍过,于是,袁大哥与老张作出决定,继续上山,住上面的平台。看到我酸累的状态,老张先把我的登山包往上背了近一百米,再下来背自己的包。我撑着登山杖,一步一步,沿着极陡的山路上去。每走一步,感觉自己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眼前遍山野花艳美,我也只能欣赏,无力弯腰拍摄。“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说的就是我当时的这个状态吧。

  终于,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到了海拔4350米的平台。正想休息,但户外经验丰富的老张认为这营地不安全,若遇雨,有落石风险,我们只能继续前行。等爬到海拔4450米时,老张下来接应我,又背走了我的包。我继续吸着能量胶,咬咬呀,终于抵达4500米平台营地,这里的营地还有草皮,一片生机,确实难得。老张又住回走,去接应另外的队友,年过60的他真是宝刀不老。

  确实,海拔4500米,对整个队伍是个考验,各种高反的、能量耗尽的反应陆续在队友中出现,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保证每个人的安全,不能让一人掉队。

  D3最困难的路段在眼前,胜利也就在眼前

  路线:平台(海拔4500米)—垭口(海拔4661米)—毕棚沟

  最后一天,从我们的平台到近的垭口相对海拔只有100多米高,胜利就在眼前,但最困难的路段也在眼前。翻越垭口时,我们五人每个人的体力都达到了极限,几乎是二步一歇,三步一停,但如果在此刻放弃,便功亏一篑。

  到了垭口,更是风劲云涌,垭口的玛尼堆经幡飞动,垭口那边,冰雪堆积,一长溜冰川沿石堆直降数百米。这一长段速降的路线,特别难走,冰川、石浪、砂石,没有一点平整的路面,而且我们每个人还背着20公斤重的背包。

  “我为什么要到这里?”“家里这么舒服,为什么还要跑来这里受虐?”在高山缺氧,体力几乎耗尽的那一刻,人往往会忍不住痛骂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啊,为什么呢?

  没有车辆可以代步,没有牲畜帮你负重,无从选择,无法回头,回头还是同样的大山大壑,不如前行,终有尽头。我们只有一个选择:玩命爬,玩命走。直至站在开阔的垭口之上,寒风吹来,积雪的峰峦叠嶂起伏,皑皑白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它们并不因为我们的到来而为之所动,我们却顿时气血上涌,咽喉哽噎。

  也许,这就是户外运动的魅力吧,让人受尽“委屈”却又乐此不彼,眼睛看到了绝美的风光,心灵也重新感悟到了生命的意义。

  抵达毕棚沟后,我们看到了这里有名的红石滩,特大的有小房子大小,这些石头延绵几公里长,类似红色的石浪,深入水中、灌木丛中、树木中,犹如玛瑙般镶嵌在溪沟和丛林之间,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造化神奇。

  我们长坪沟至毕棚沟的穿越之旅,也在这美景中圆满地划下了一个句号。

幺妹峰上的旗云景观。

穿越在冰川、石浪、砂石之中。

在幺妹峰下与队友们合影。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