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C君和笋

作者:乔木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1月10日

  临海人把一种劳碌叫“懊糟忙”,我想这就是自己最近的生活状态。想起C君一个多月前特设“笋局”于我并雅嘱作“笋文”一篇,拖怠至今,着实心有所歉。

  要说C君的“笋”,总不能离开他的手擀麦面。我自小不高兴吃面,盖家人烧面皆以“糊”为美,虽香味浓郁却断无弹韧,几同冷羹。后来求学于湘,乃知有浇头面,滚水捞面再佐高汤配菜,劲道十足。而C君的面,就是我所列这“两极”的折中,忆来实在是妙品!

  可谓之“品”,以其有笋;谓之“妙品”,则因冬笋。故C君的麦面四季皆有吃,而冬令最佳。春时,笋已破土,眼见成竹,肉之化渣性相较为差,其涩又渐起,亦不能与诸可食草木之嫩芽、叶争鲜了。夏至,人乏味闷,纵鞭笋好物,也占不得多少便宜。惟冬笋,毛竹以牺牲了大半个秋天的“笋荒”为蓄,饱满肥腴,啖嚼之美,无需赘言。

  所以,C君为了这样的“金甲龙孙”,开始深究起“挖笋经”,这“经”的头一篇就是锄头——铁打的不要,嵌钢的才好。拿什么柄来配呢——至少是“雌性”的檵木、20年以上的山白茶、条条直直的水荆吧!哦!岩头石杆握起来最称手……C君说起这些道道的时候,我经常忘了他是一名小学老师,除非接触他热衷“授人以渔”的一面——大约两年前吧,平日常与他为伍进山的20多名伙伴都被编进了“挖笋小分队”,从此,用的锄头上上下下都颇有身世与颜值,且冷不丁就成了业内的把把好手。每当他们在朋友圈晒出满满的笋获时,我便提醒自己要加深“C君是位好老师”的印象,提醒自己也要早点拜这个“老师”啊!

  几年前,我还勉强算半个“山里人”,因为能挖些许的鞭笋,经常沿着竹林间的平坦路走去,寻觅雷雨后地上的开裂并不算难事,总不至完全辱没“护林员二代”的称呼。但于挖冬笋,却只说得上从山民处听来的所谓“小年大年”了。挖冬笋,确实要拜师,我真正从土里掘出那尖脑袋的黄胖小子还真是有赖C君的指导。上好的冬笋须出黄泥山,土黄则肉白嫩——目标在脚下,窍门却在头顶,拥有墨绿色叶子的毛竹往往孕育着美味,然后要做的就是在竹桩边细心地寻找鼓起的、有拱裂的“馒头包”——这就是冬笋给知音们的暗号,挖下寸许,便可和它照面了!然而冬笋最可口的滋味在根部,新手们往往从肚子那儿就截断了——这是要些实战经历才能把握的,言语难以传之。尽管不易,却也已经是“大年”才有的欣享,若是“小年”,便是自下往上翻一坡的竹林,在旧年的锄坑里搜几米的竹根,力气用尽不见成果,那也是惯象——冬笋,到底是难打的“牙祭”。

  一旦冬笋上桌,几乎没有什么菜能越过它成为主角了!但冬笋又颇具低调的性格,它往往是以自身的精华来烘托搭档。C君也用它包过扁食,满口的咸香油润——突然就被冬笋那一份藏在微涩里的鲜甜升华,这滋味颇像中国茶叶的苦中回甘,令味蕾惊喜异常——茭白虽然也称笋,但味型单一、多食索然。

  这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C君的手擀麦面叫我不能忘怀——你试想咸肉(排骨)、芋头煮成的奶白色汤底,本就丰醇缠绵,再清清灵灵地滑进丝丝的冬笋,就如同妙龄越女扮起了俊俏的小生模样,是一点儿浊气也不带的灵性之美了!随即浇上几勺温热的酱油韭菜盐汤,就好像给小生配起了折扇、玉坠、酒壶……赌博网,澳门赌博网站的动作与剧情都可以演绎了!每一次面条的弹牙,也都会给你带去丰富的联想——你甚至可以由此变成诗人!

  宋代的林洪或许就是有了我之与C君这样的友谊,《山家清供》里多了“傍林鲜”——新采之笋,不经水洗,直接在竹边扫竹叶生火、煨熟而食。这是多么诗意的厨技啊!

  我吃过C君的笋,便极少在市场上买笋——商贩们类如把冬笋周身涂满黄泥浆,表示新鲜程度的手段,真令人提不起胃口。吃C君的笋,一定要去郊野,捎上对大自然虔诚的问候。就在某处山中的小居,最快地用最朴素的烹调方法处理你亲手或参与而得的劳获。惟那一刻,城市很远,故乡很近、童年很近、美好很近——饮食终则没有“妙品”,人却是实在有“妙人”的。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