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休闲 >> 美食
字号:    [打印]

思念的擂圆

作者:郭阳青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我对冬至擂圆是有念想的,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味,它还让我怀念一些人,那些生命中极为重要的,却无能为力目送离开了的人。舌头的记忆最是奇怪,它可以开启出尘封的记忆,让几十年前的冬至日鲜活地在脑海出现,如同刚过去的一天那么鲜亮。

  那时候做擂圆吃是一件隆重的事情,冬至日前几天,外婆就将一粒粒颗粒饱满的糯米先浸泡在水里,忘记了要浸泡多久,记忆中,她会把浸泡好的糯米倒进铅皮水桶里,让我和小姨她们一起提到磨坊去。一起带到磨坊里的是洗净晒干后炒熟的黄豆,外婆喜欢在里面加些晒干的橘皮,磨出来的黄豆粉吃起来味感很丰富,带有橘皮的芳香。那几天的磨坊里是要排队的,各色各样盛着浸泡着糯米的桶桶罐罐和盛着熟黄豆的各种高高矮矮的盆或锅,一大一小地摆在地上,排成一个长队。那时候的孩子都好吃,排在地上的熟黄豆就是我们的目标。磨坊里机器的轰鸣声和磨粉时飞扬的粉尘,让大人们都远远地避开,轮到的时候才跑过去,一起用桶或罐接住磨好的粉。小孩子只要有吃的,那是不怕脏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飘着诱人香味的熟黄豆,趁着大人不留意,装作跑过去看是不是轮到了,顺带抓一把放进兜里,然后喜滋滋地跑出去,等吃完了,故伎重演一番。磨好的黄豆粉叫做豆黄粉,刚磨出来时非常香。往往这个时候我都会负责将豆黄粉提回家,边走边偷吃,一直持续到家为止。外婆也是极爱吃这个豆黄粉的,有时就会先盛一小碗,拌上红糖,拿勺子舀了吃。

  用水浸泡过的糯米磨好后就是水磨粉,刚磨好的时候,水和粉和在一起,就像粘稠的牛奶一样,拿回家搁置一会儿后,粉就沉淀到桶底,上面是清澈的水。开始做擂圆的时候将上面的水倒掉,下面的粉沉得很实,要用手给挖出来。水磨粉没有韧性,搓圆子的时候要有技巧,如果抓了就两只手一起揉,是很难给揉和到一块的,要抓一把乒乓球大小的粉握在手心,不断地揉捏,直到表面有水分沁出,再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揉一下,把形状搓得圆一点,压成两厘米左右厚圆饼就可以了。圆子放进煮开的锅里,待到一个个都浮上来,捞起来,沥干水,放进拌了红糖的豆黄粉里滚一滚,雪白的圆子就黏上了一层厚厚的豆黄粉,那就是美味的擂圆。我的小嘴这个时候是最忙的,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还来不及细细分辨糯米香和豆黄粉香,嘴巴烫得胡乱用舌头搅拌,就着烫出来倒吸的那一口凉风就下肚了。外婆总是会说一句:“这个讨债鬼,慢点吃不行啊!”随手又往我碗里夹上一个擂圆来。

  长大后去了西安,到了冬至日回不了家,就特别想念这种美食。最初的时候是买了糯米粉,也给搓成圆子放在滚水里煮熟,没有豆黄粉就用红糖蘸了吃,但是缺少了豆黄粉的香味,也没有水磨粉那股甜糯,这个擂圆就不是家乡的擂圆了。搞了几次这样的试验以后,我想到了将奶油饼干用擀饺子的棍子给碾碎,充当豆黄粉的角色,这样比单独用红糖蘸着好吃,但与家乡的味道还是相去甚远,山高路远的,也只能将就着吃了。

  所以说,舌头最是刁民,差池丝毫就会不依不饶地让你更加想念那种深植在脑海的熟悉味道;舌头也最乡愁,只要一接触到家乡的味道,思乡之情就无可抑制;舌头也最念旧,对曾经的熟悉味道,会生发出绵绵思念。

  如今到了冬至日,依然是吃擂圆,不同的是再也不用排队去磨坊磨水磨粉,也不用早早准备好熟黄豆去磨成豆黄粉,街上的物料应有尽有,但吃起来却少了小时候的香甜。深爱我的外公外婆都已离开多年,假如他们地下有知,看着我们快快乐乐地生活,应该会无比开心吧。

  冬至的擂圆,我的思念。天各一方,各自安好。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